kkw。

kkw的男朋友

无他

有时候想想宇宙大爆炸其实只不过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摔碎了一个碗溅起的无数碎片,终有尘埃落地,最后扔进垃圾桶的一天。
所以就,凑合呗。

【飞波】上邪

居然是16年的事情了。诶。服了我自己。续一小段。看我何时能完结




03

在绝大多数人眼里,谭小飞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纨绔少爷,风光的不得了。
但谭小飞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败絮其中的东西,他自己心里明白,但也不会中二到把自己剖开展示在别人面前。
他那些无处派遣的孤独,只能在呼啸的轰鸣声中被自己甩在身后,越远越好。要很快,要更快的速度,才能让自己逃离。
这是他喜欢飞车的唯一真相。


早在谭小飞见到张晓波之前,就有人把张晓波的出身背景家庭状况生辰八字给摸得清清楚楚,添油加醋的会报道他跟前。

他知道张晓波赔不起,他没想过要让张晓波赔钱。再好的东西,被人糟蹋了,也只能当垃圾丢掉。所以他压根没想过修车的事。

同时他也没想好怎么处理张晓波。


也可能是谭小飞平时装习惯了,整天冰着一张脸,连带着情绪也跟着反应迟缓。他讨厌所有麻烦的事情,如今眼前这个张晓波就是个麻烦。

要知道,就是把张晓波关到天荒地老,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于事无补。但要把张晓波放了,阿彪他们又要闹情绪。

依着阿彪,无非就是断手断脚的馊主意。想想就怪恶心的。


怎么才能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麻烦呢。谭小飞看了一眼被迫窝在床脚的人,突然冒出来一个不着边际的想法。也许能卖个好价钱。



04


距离张晓波和谭小飞简单的打个照面之后,过去了有一个多礼拜了。这期间大乔来看过他,每次来都给他带了外卖,还给他松了绑。

大乔说,让他放心。我保证让你完完整整的离开这里。

张晓波明白大乔的意思,不管最后什么结果,他也不会怪她的。她这个时候来看他,他就很感动了。他想,他消失了一个礼拜了,不知道经纪人得气成什么样。

他想让大乔帮她带句话。话到嘴边,也不知道说什么。


大乔走的时候,他装出来嬉皮笑脸的样子。下回来给我带份龙虾,闷这几天有点馋了。


大乔待了没十分钟就离开了,本来他们也不熟,想对无言,徒增尴尬。

这几天一个人独自面对空气,他也忍不住反省,自己是不是活的有点失败。张晓波本来就是随性而为的性格,他的底线就是,活的比张学军强一点就行。


现在看来这个底线确实太低了,让他在面对此刻的处境时,忍不住有一些后悔。

【飞波】上邪

入坑晚,本篇算半AU?
我本人不喜欢六爷这个人物,如和您理解有冲突,我也不会改的。
以上。




上邪



01


张晓波这两天简直流年不利,经纪人好不容易给他接洽到的工作机会,去一个网剧里演一个男三号,都已经商定好了,临签合约的时候被飞了。
据说接替他的是投资方小姨子的二舅公的外甥。
张晓波心想:去你大爷的,爱谁谁。情绪一边自己默默在心里爆炸,然后还得一边安慰自己那脾气更火爆的经纪人。
晚上回到住所心理想想其实是郁闷的,拉着室友去酒吧一醉解千愁去了。

结果就出事了,遇见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冤家。

他现在被绑住双手,倚靠者是叫贵妃榻还是叫什么的一玩意儿,被人打了一顿,饿了两天了。
他想自己年纪轻轻的,有可能就断送在一群不知道什么人的手里,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但他实在没力气生气了,他只想喝口水。

哪位神仙来救救他。

就在这时候门开了,张晓波赶紧调整出一副怒气冲冲的表情瞪过去。
进来的是一副陌生面孔,不是打他的那个飞机头。
长的还挺好看的。是来救我的神仙吗?

神仙显然是被张晓波吓了一跳。张晓波现在脸上青青紫紫调色盘似的,还傻呆呆的看着望着人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搞笑。
但神仙显然是断了七情六欲了,冷峻的面容丝毫看不出内心的情绪。

张晓波仿佛是看到了生命之光,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能给我倒杯水吗?
神仙还保持着一只脚夸进门的姿势,听到这句话愣了有3又7分之6秒,仿佛解冻一样,转身走了出去。

。。。。
留下一个伤心欲绝的张晓波。

过了没一会神仙端着一杯水进来了,走到张晓波身边停下,然后举着水杯递到了张晓波眼前。张晓波心说大哥您没看到我手绑着呢吗行行好顺便解开我先行吗?他正准备开口呢,神仙蹲了下来,把水杯端到了张晓波嘴边。
张晓波就这神仙的手,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水。他想现在死了也值了,至少不会做个渴死鬼。

不过,神仙说不定会保佑他大难不死。



02


暂时得到解救的张晓波享受了两秒久旱逢甘露的愉悦,开口向神仙说了声谢谢,他抱着期待和侥幸的心里看着神仙:能帮我解开绳子吗?

神仙迈开大长腿把杯子放在边柜上,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晓波:就是你划的我的车?

what?!所以这个王八蛋就是他被打了一顿被绑在这里两天的罪魁祸首!张晓波瞬间就炸毛了:明明是你的人先动手打的我!我说你谁啊!你现在是非法拘禁我!你这是犯法!

犯人显然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他那个冰山一样的脸上浮现出一副:你是猴子派来逗逼的吗。的表情看着张晓波。他往张晓波跟前一坐,凑过去盯着张晓波的眼睛说道:你为什么被打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你大爷!张晓波心说要是真运气背也至少让他明白的死好吗。但他看着眼前突然凑近的大脸,大脑仿佛死机一样,平时的伶牙俐齿仿佛冻住了,此刻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保持着一脸懵逼的样子看着眼前的人。

谭小飞心说这个人看着还挺有趣的。


进来的这个人叫谭小飞,是一个长得帅气又多金的官二代。张晓波如今就被绑在他一闲置的别墅里。

揍张晓波不是谭小飞的注意,是他一哥们看到张晓波在酒吧调戏他马子,替他出气。调戏他马子他可以不介意,但划了他的爱车是绝对不行的。

谭小飞是真没想到这个北京城居然有人敢划他的车。能赔得起的不敢惹他,剩下的赔不起的连摸一下都没机会。

眼前的这个张晓波,可能是个不怕死的。划了他的车,居然还理直气壮的,真是蠢有趣。